盛世彩票 > 经济风云 >


《重返地球》:美国版“君臣父子”故事

长江短笛

垂危的奇瑞将军获救后,还没有恢复基本的体力,就请护理人员扶他起来。

他下床,拖着受伤的双腿,向前走了两步,举起右手,向赶来的基泰敬礼!

基泰是他的儿子,他以将军的名义,向基泰表示敬意。

这是否表明,他的儿子已经是出色的游骑兵?

儿子基泰随奇瑞从遥远的星球,意外地返回已经面目全非的地球,飞船失事后,让这个“官二代”经历了任何训练都无法比拟的考验。是他,冲破重重险阻,成功地发出了求救信号,让濒于死亡的父亲得救。

这个结果,却是奇瑞作为父亲,对儿子既慈爱又严厉、既放手又遥控换来的。

这个结果,也是基泰作为儿子,对父亲尊重从又叛逆,既勇敢又机智争取的。

当基瑞没有通过游骑兵测验而抑郁时,父亲严厉要求他说话必须眼睛看着自己。这似乎与中国传统文化一样,父亲在儿子面前就要有父亲的尊严,并无父母可以作儿子朋友那样随意的西方时尚。

一个没有通过考试的“游骑兵”,能跟父亲去一趟历险旅程,这恐怕是将军父亲的特权使然,因为这是代表人类进行一项关乎未来命运的探索,对基泰来说是极大的荣誉。可是面临的风险和后来的现实,我们无法把这一特权待遇当回事。就如当年毛岸英赴朝参战,谁也不会对此事朝“特权”方面进行臆想。成行这次太空旅程,基泰母亲在父子之间的协调,对儿子的嘱托,足见其家庭教育是极其脱俗的,让你无法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当飞船失事折为两段分别摔在相距一百多公里的两地后,除了重伤的父亲,仅剩的基泰奉命寻找飞船尾部的标向器。一路上,他的父亲为他设计线路制定排险方案。在这一场生死较量中,俩人携手合作,信任彼此,亦父子亦官兵,两种关系折射的情感与意念交织进行。
盛世彩票开户
单腿跪地、自我评估,整理装备,这些指令,基泰完全如一个士兵对将军绝对服从。

当基泰没有听从父亲劝阻,擅自向前跑时,果然碰到森林中狮子群的攻击。

细心的父亲从可视器里没有看到氧气包,才预测到基泰已经不具备到达目的地的条件。虽然让基泰返回意味着父子同归于尽,但奇瑞仍然下达返回的命令。

正是这道中止任务的命令,催生了基泰的成长。他觉得此时的父亲把自己仅仅当成了儿子,而不是战士,因为是对他, 才下达这样撤退的命令。

基泰虽然违背了父亲的命令,却铭记着出发前父亲的嘱托,如果找不回那个能够发出信号的设备,父子只有死路一条。基泰也许想通了,回去是死,不回去,却有可能争取成功。

虽然是典型的美国科幻,故事中充满中国传统文化的元素。当基泰没能按时跑出寒冷区,眼看就要被冻死时,因为他曾经与群兽博斗,保护过一窝小鹰,是老鹰把他拖出寒冷区,挽救了基泰的生命。

基泰几次与林中野兽博斗,特别是与厄萨的生死较量中,或者是在疲惫之际无法醒过来时,总是父亲母亲和姐姐在冥冥之中给予呼唤给予启示,一次次化险为宜。

父亲对儿子的出征,不管你有多深的舔犊之情,还有多先进的高度科技手段,都无法预测变幻莫测的的现实。远程探测器损坏了,父亲本人伤势过重自顾不瑕,这些都要靠基泰自己克服和处理,如果完全在父亲的预料和操纵之中,这也许就成了一次没有惊险的游戏。

边看电影,边想起几件事,都涉及“父子关系”或者“母子关系”。

前天晚上,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则消息。一名西安外国语大学的女毕业生,以骑自行车的方式,历经16天,经历了无数困难和考验,也收获了许多人间关爱与善意,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为自己的大学生涯画上了一个别样的句号。比这更感人的是,女孩的父亲在得知女儿的这一打算后,并没有阻止,而是悄悄驾车先行赶到西安,然后又一路秘密尾随在后,通过手机每时每刻为女儿定位与导航,像奇瑞将军一样,指导女儿安排行进和排险。不知道这父女是不是模仿《重返地球》才有这趟旅程,也不知道采写这篇报道的记者是不是看过这部电影,这简单就是中国当下版的《重返地球》。

我也想到还在发酵的李天一案。其明星兼官员的父母,在陪伴儿子成长的过程中,与奇瑞将军指导儿子前行一样,不仅不乏舔犊之情,而且拥有普通人无与伦比的资源。李天一在国内外所享受的物质文化待遇以及接受的教育,绝对与基泰在太空历险受到父亲全方位保障有得一比。只是再有能奈的父母,也无法掌控儿子前行路上所有的变数,一次二次挑战法律和道德底线,不仅自己回不到自己应该所在的位置,而且连累父母,让千夫所指,几乎晚节不保。我想,如果李天一及其父母能够看到这部电影,一定会从中得到深刻反省。李天一及其父母的故事俨然是《重返地球》的另类“反串”,因为儿子,他们无法重返“地球”。

我还想到妹妹的小孩高考结束后,与同学结伴到外地旅行,父母千叮吟万嘱咐,可是出去几天,这孩子就是不给家里来个电话,好不容易打通了,他轻描淡写地说手机信号不好,父母说要他给一个同行者的电话,他说不必要,气得他母亲大发脾气。回汉那天早上,武汉遭遇号称50年一遇的大雨,本该要到家的人,又是半天联系不上,父母家人急得团团转,好不容易盼回来,他却说手机放在包里。这孩子虽然学习成绩不赖,但很缺站在父母角度考虑这根筋,相当自我的个性非一日之寒。中考取得优异成绩,他不与父母商量,擅自作主放弃本该进入的实验班。如果他看了《重返地球》,不知会不会触动他本该有的那一根神经?

看完电影,我与Alen不约而同想起儿子四岁时的一件往事。那年元宵节之前,我要儿子提一篮元宵,自己走路送到差不多相距两站路的外婆家。安排他首次“旅程”,自然是想锻炼他的胆量和独立性,小家伙估计也理解我们的用意,没有任何推迟,一手提篮,一手打伞就上路了。这两站路,并非笔直的马路,要七弯八拐好几次,好在去外婆家多了,记路根本不是问题。他一路风雨,突然一个人来到外婆家,包括外婆在内一家人大为惊诧,疑惑我们怎么会让小孩一个人来。儿子却像英雄归来似的,接受他人生第一次碰到的赞美和夸奖。但是,当他在外婆家窗户里目的地到我探出的头时,顿时就非常失望地大哭起来,我也后悔,秘密跟踪没有善终,让成功的儿子顿感“挫败”。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件事激发了儿子更加独立的取向,反正小学一毕业,他就考上了离家寄宿的市外校;初中一毕业,他就获得了难得的“小留学生”机会,一去就是上十年,让父母无法跟踪。但是,无法物理跟踪,孩子是不是就成了断线的风筝呢?回想这上十年,当然不是。

“孩子,你不是一个人在前行。”不管是美国还是中国,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不管是现实还是未来。

忽然觉得,这部美国科幻大片,是为中国量身定制的,还是原自美国真实的人际伦理反映?将军与游骑士、父亲和儿子,这演绎的不就是中国几千年的“盛世彩票君臣父子”故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