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彩票 > 原创评论 >


[转贴]中国穷人上不起大学,是因为公立大学太多
中国穷人上不起大学,是因为公立大学太多

徐昌生


乍看本文题目,许多读者朋友肯定不以为然,甚至认为这是在故意标新立异哗众取宠,因为这似乎与我们日常生活的认知完全相悖。

一般人都认为,公立大学不以盈利为目的,并且有国家的巨额财政支持,同时又有行政收费的严格监督,这样的大学越多,就意味着学费将会收得越少,穷人读大学的希望就越大;而私立大学大都以盈利为目的,既缺少国家财政的强力支持,又没有相关部门的收费监督,而且他们收费将合理合法冠冕堂皇,那这些学校岂不变本加厉,穷人毫无疑问会因此更加遭殃!

持这种见解的人在社会上不算少数,这正是我们国家自建国以来缺少对民众自由经济思想教育所带来的恶果。由于缺乏必要的市场经济知识,导致许多人在遇到各类社会问题时常常盲目迷信政府而坚决排斥市场。面对大学收费越来越贵的现实,大部分人认为,通过增加政府拨款和监督大学收费等措施,这些问题终能迎刃而解。

然而,政府近几年的确是在朝这方面不断地努力,但问题并没看到解决的迹象,反而有节节攀升之势!面对这样一个多年顽症,是政府开具的药力不够,还是原本就开错了处方?换句话说,是政府的拨款太少监督不力,还是解决问题的方向误入歧途?只有找准了解决问题的方向,我们在处理问题时才不至于南辕北辙事倍功半。

一、计划经济无法解决优质高教资源的供应短缺

大学凭什么可以高额收费?根源就在于中国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的短缺。以中国的现实看,无论是中小学,还是高等教育,也无论是在大中城市还是县城农村,好学校好班级好老师总是供不应求,供不应求的东西必定水涨船高。以高等教育而言,一流的大学不仅是短缺,简直就是稀有,像北大清华这样的名校,全国学子们趋之若骛,这就导致这些学校有足够的资格来挑选优秀的学生和收取高额的学费。你若不愿来,后面排队的人还多着呢!其他省市的公立大学虽然没有像北大清华这样受到追逐热捧,但在中国人需要接受优质高等教育的汹涌需求面前,眼前的供给实在是僧多粥少人多为患,消费者并没有可以自由选择的权力。

资源的短缺靠什么方法来解决?政府目前的所作所为正如大部分人的期望,即按照传统的计划经济思维方式增加财政拨款和增加收费监督。

增加财政拨款,自然是希望此举能够加大大学的招生规模,减少大学办学的成本压力,从而减少向学生们的收费。问题是,中国有几个地方政府是不缺钱的,有限的投入能否满足全社会对优质高等教育的需求?就算有钱,那也应该是更多地向基础教育倾斜;就算是投向高等教育,高校之间出现苦乐不均的局面也在所难免;就算是确定投向某一高校,谁又能保证这些钱不会变成办公楼的豪华装修与校长们的职务消费呢!君不见,这几年财政拨款逐年增多,大学设施越来越好,环境越来越美,教师待遇越来越高,但大学收费却在不降反升,寒门学子的处境并未见任何改善,可见,增加财政拨款的好处未必能够落到穷人的孩子身上!

增加收费监督,自然是希望此举能够通过强制规定收费标准,把价格限定在一个百姓都能承担得起的范围内。问题是,在优质教育资源供不应求的局面中,高校乱收费是不必忌惮学子们的意见的,他们能够进入这样的学校已经是非常幸运了,面对高额收费只能是敢怒不敢言。失去了当事人的监督,高高在上的官员们的监管必定流于形式,因为官员们一则高校太多管不过来,二则他们也有自己的利益诉求。其实,常识早就告诉了我们,“物以稀为贵”,商品的价格是由供求关系来决定的。当供不应求时,如果人为地压低价格,人们表面上可能付出的金钱会有所减少,但实际付出的总代价并不会降低,比如排队、拥挤、送礼、品质下降等。监督只会加大政府的权力,使人们本来依赖市场的行为转而去依赖政府,对缓解供应不足的状况没有丝毫帮助。

也就是说,用传统的计划经济思维方式是没有办法来解决目前的供需矛盾的,不仅不能解决,甚至有可能引发新的问题,比如浪费与腐败。

二、市场经济能够解决优质高教资源的供应短缺

如果我们应用市场经济的知识,解决这样的问题就不仅不需要监督,而且可以少要或者不要财政拨款。市场经济在解决资源短缺的问题时,一般都是从抑制需求与增加供应着手。只是相关的部门在执行时往往走样,即常常有意无意只强调抑制需求却忘记增加供应,甚至当因此而带来了诸多问题时,又把不成功的原因归罪于市场经济。

抑制需求的方法就是放开价格。好的学校教学水平高,培养成才的概率更大,从好学校毕业能学到更多的知识和能找到更好的工作,进入这样的学校当然是更多家长与学子们的心愿。问题是好东西只有这么多,大家都想要,注定有一部分不能达成心愿,在相近的分数范围内,自然是谁出的价格高谁就可以被优先录用。钻石铂金珍珠玛瑙很名贵,但没有听说过供不应求,道理很简单,它的价格高到使供求平衡。有的人自然愈加担心,这些私立大学没有了物价部门的干预和限制,收费岂不更贵?是的,教育需求价格弹性小(即对价格的反映不敏感,就象抽烟的人不会因为烟的提价而明显减少自己的消费),人们对儿女前途的忧虑不会因为增加了收费而心痛自己的钱财,他们甚至愿意为儿女在未来的竞争中搏得一点点的起步优势,而不惜耗尽多年的积蓄。如是此,穷人有可能更加雪上加霜!不要急,市场经济还有降低价格的绝招。

市场经济降低价格的法宝就是放开市场增加供应。面对一个有高额利润的市场,只要相关部门降低进入门槛,鼓励自由竞争,自然会有新进者以更低的价格来竞争。从理论上说,只要边际收益大于边际成本,价格就有下降的空间,而资本的逐利性决定了一个暴利行业将会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源投身其中,广泛的竞争会使暴利变为微利甚至是无利可图。从现实中看,凡是市场放开允许各类企业参与竞争的行业,老百姓都能以公平的价格买到需要的商品与服务,无论是针头线脑的小件还是国计民生的物资。一台21寸的彩电在八十年代要价2000余元还买不到,如今在人们收入普遍提高的情况下,它的价格反而跌至几百元。相反,越是垄断程度高的行业,我们老百姓付出的代价也越高,比如说就医、上学,这些都是让我们多掏钞票感到窝心的地方,究其原因,乃是因为垄断阻隔了竞争。

简单地说,市场经济解决短缺的思路是:放开价格,就不存在短缺;放开市场,就不愁没有竞争;有了竞争,就不愁价格不会降低;价格降低了,解决穷人读不起大学的问题就水到渠成。

现在的所谓教育产业化之所以遭到了全国人民的反对,其原因就是只放开了价格,却没有放开市场,那些垄断了几十年国家优质教育资源的公办高校,在没有充分竞争的市场中横冲直撞胡乱收费,百姓们当然心里不服。有一个普遍的现象可以作为反证,那就是很少有人对幼儿园的高收费啧有烦言,原因很简单,这些学校是经费自收自支,学生来去自愿,富人和穷人都能够根据自己的经济实力自由选择,没有人认为这是不公平的!

三、公立大学普遍私有化能够形成有效竞争

如何才能使目前的高校形成充分的竞争?靠目前的公立高校来形成竞争行不行?这些高校都同属于一个老板----政府,当初就是按照不同的区域不同的方向来创立的,就连拨款的数额也等级分明,创立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免重复,而没有了重复就意味着没有竞争;另外,这些学校既有巨额的财政支持,又不愁招不到优秀的生源,相互之间根本就没有强烈的竞争欲望。靠目前的私立大学来与公立大学形成竞争行不行?现有的公办大学,不仅占有悠久的历史声名,占据便捷的地理位置,拥有大量的优秀师资,而且还有政府大量的政策倾斜(如财政支持、优先招生、专项经费、新校选址等),在这样的重量级并不对等的拳击赛上,孰胜孰败一目了然。

公立之间不可能形成竞争,私立与公立之间又无法构成竞争,似乎是山穷水尽,但如果我们跳出现有体制的窠臼,仍可以峰回路转。那就是让现有的大部分高校尽快私有化,通过产权清晰地位平等的私立大学之间的无情竞争,使大学的收费偏高的问题逐步下降。只有大学收费价格有一个根本性的回落,再辅之以财政拨款和助学贷款等手段,穷人上不起大学的问题才可能彻底解决。私立大学之间的竞争越是激烈,穷苦百姓越能普受其惠!

公办大学全面私有化是一个很敏感的提法,它必定会遭到许多人先入为主地批判,他们固执地认为,学校私有就意味着学校一定会不分黑白不择手段地赚取昧心钱。教育是千秋大业社会公器,把它托付给私有的学校无论如何是不能放心的!这种看法之所以能够大行其道,除了漠视了中国私学源远流长的传统和世界私学繁荣昌盛的现实外,更主要的原因是忽视了市场经济的自我纠错机制。

是的,市场经济的确鼓励市场供应者想方设法多赚钱,但鼓励他多赚钱并不必然会导致其利令智昏不择手段,即便供应者是一个道德水准非常低下的人。因为他的行为还要受到四个方面的制约:一是法律的制约。只要政府对严重的损人利己行为事先予以警示,事后予以严惩,法律的威慑必使大部分人不敢冒然跨越雷池。二是消费者的制约。卖方固然是为了多赚钱,可是买方却是为了更省钱,他必定会仔细审视货比三家,只有在自己觉得合算的时候才肯掏腰包,不是什么伎俩都可以蒙人得逞的。三是自身利益的制约。卖方要想赚更多的钱,必定要靠优质的产品或服务来赢得口碑,如果一味地贪图眼前利益,专事短斤少两或假冒伪劣,必遭消费者的遗弃,最终受损的还是供应方本人。四是竞争对手的制约。当某个供应盛世彩票开户者一味地以偏高的价格提供产品与服务时,他的竞争对手正好乘隙而入,以更高的性价比来抢夺这个人的既有客户群。私立大学的办学规律也不例外。

四、政府要保证的是机会均等而非起点公平

有人一定会有疑问,高等教育还需不需要财政支持?从法律的角度看,高等教育已经不是义务教育的范畴,但是如果国家财力许可,再给予一些支持也未尝不可,只是方法上要作一些改变。国外普遍推行的教育券制度就是一个好方法,即国家把高等教育的费用直接补助给每个达到分数线以上的学子,由他们根据自身经济状况和各个学校的优惠措施,去教育市场上筛选学校,学校再凭学生交过来的教育券与财政结算,这样既保证了穷人实实在在拿到了国家的补贴,又保证了高等教育市场的充分竞争。

有人还会有疑问,如果按照这样方案做下去,有钱的人就上好学校没钱的人就上差的学校,这就像一场赛跑起点不同,岂不有违公平?其实,起点不公平的问题在任何体制下都是无法解决的。有的人天生丽质,有的人却丑陋无比,有的人父母博学多才,有的人双亲目不识丁,起点不公平是人类社会的固有现象。有人肯定会反诘,这些都是人们与生俱来的不公,我们无法避免,但我们推出的制度应该尽量保证起点公平。问题是面对好东西不够分的前提下,我们能找到这样的制度吗?

就以现在一个貌似公平的政策为例。许多地方初中录用是以孩子们户口所在地来分配学校的,这项政策其实是在人为地制造不公平。因为,一个地方的初中总有好坏优劣之分,让孩子上好的学校是人之常情。那些本来就颇具天资的孩子因为没有选择权而在一所并不合适的学校里耽误的时光这公平吗?那些愿意为自己的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而甘心多掏腰包的家长们因为没有选择权而急得手足无措这公平吗?当然,家长也自有办法,要么求助于金钱,花更多的钞票到学校附近买套房子,以求得户口转入这个地区;或者求助于权力,削尖脑袋请客送礼让有权的官员为自己写张批条,然后再小心翼翼求告于校长和班主任以得到妥善安排。
盛世彩票
其实,在真正的市场经济社会里,政府要关注的并非起点公平而是机会均等。穷人们对不同的经济条件的家庭上不同的学校并不是十分地感冒,倒是对不同的省市有不同的高考录取线这种有违机会均等的做法有着强烈的愤慨!倘使全社会的公立大学真的能够普遍私有化,那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在高教方面的工作重点就是维护高等教育市场竞争规则的公平公正。

公立大学私有化的重要意义,不仅仅是能够解决穷人子弟上学的问题,更重要的是通过产权清晰地位平等的私立大学的竞争,还可以解决目前困扰我国高校诸多的典型问题,比如忽视素质教育、录取标准不一、滥发文凭、教师官本位、教师缺乏责任心以及缺乏独立学术观等(需另文论述)。只是尽管它好处多多,但这项改革注定是阻力重重,除了人们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陈旧观念以外,更重大的障碍可能是各级教育行政部门的极力反对,因为这项改革举措将会极大地削弱他们高高在上的地位以及已经行使多年发号施令的权力。


-----------------------------------------------

学费低和上不起学

薛兆丰

要产生张维迎教授构想的结果,即让政府开绿灯,授权学校随意收取高价学费,而富人也愿意付,学校接着就会自动自觉地把收到的学费,大部分用来资助贫穷学生,而不是自己乱用,有且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民间自由办学。

薛老师:

你好,今天在MSN上看了一则新闻,说,北大教授张维迎称高校收费太低,所以穷人上不起学。另外他解释说,“一个真正好的体制,是可以收费高,但花 80%在奖学金上,穷人就上得起大学了。北大本科生一年的成本是20000元,一年的学费4000元,剩下的16000元都是政府在补贴,这是穷人在补贴富人。为什么不让富人多出些钱呢?比如说,学费就可以收20000元,贫困家庭的就给他全额奖学金,这就是富人补贴穷人了”。

以前看你写关于火车票价格的分析,黄牛党太多,是因为春运火车票价格太低造成的。所以,盛世彩票手机版应该大幅度提高春运火车票价格。价格是唯一不会造成资源配置浪费的手段。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孩子,知道农村的生活和农民的境况,所以刚开始看了你的文章,心里很气愤,这个人怎么一点同情心也没有?(薛老师不要生气)。但是待我看完,多看几遍,我觉得你的分析很有说服力。好多民工回家通过正常的渠道买不到火车票,迫不得已找黄牛党买超出正常火车票价格很多的“黑票”(不能保证是真票)。农民工付出的成本高多了。还不如提高火车票价格,打击黄牛党,让农民工通过正规渠道买到放心票呢。以后我也知道了一点,经济学分析是不能感情用事的。它永远是关于“是什么”的分析,而不是“应该是什么”的分析。

我试图找出张维迎教授分析的依据,但是徒劳。经济分析方面的训练太少。你如何区分富人和穷人?你说靠价格么?能拿的出20000元的就是富人,拿不出的就是穷人,但是张教授有没有想到,在农村,父母为了让孩子上大学,别说20000,就是30000,他们也会穷尽办法,哪怕借钱,卖家当。(这种事情存在),拿出这样的20000元,你能说是富人么?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发生在大学里,绿色贷款本来是解决穷人学生上学的学费问题的,但是穷人贷款的难度却很大,往往是那些可以承担学费的人常常拿到贷款。奖学金也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在大学,学习成绩好并不能保证你拿到高的奖学金,还有你的文体方面的表现等,比如参加学校的歌唱比赛,模特大赛等。穷人因为内向吧,是很少参加文体方面的活动的,以至于在算分数的时候,就算学习成绩高也不行。(例如,我们班一学习成绩差,但是体育方面有特长的同学,因为经常参加学校的体育比赛,拿到名次,所以评奖学金的时候给他加的分数很高,按成绩连三等都拿不了,却可以拿二等,甚至一等)。

薛老师能不能抽出一点时间,为我分析一下张教授说的话有没有说服力?分析问题时该如何找切入点。盼回复。祝身体康健,笑口常开!



你好,

来自政府的教育补贴,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有人负担的。设想有一个穷人,一个富人,他们各有一个孩子,那么就有好几种可能。可能是富人多交钱给政府,而考上大学的都是穷人的孩子;也可能是富人多交钱,富人孩子上学的机会也较大,等等。排列组合一下,有好几种可能。

哪一种可能性更大呢?你自己估计。但不管怎么估计,张维迎教授的说法,即穷人交了钱给政府,但富人的孩子享受教育的比例更大,这种可能性肯定是存在的。就说北京的孩子比较容易进北京大学吧。北京大学享受了巨额的教育资助,落到谁的头上的机会更大呢,是穷人靠苦读而名列全国前茅的几率大,还是有钱人在北京买座房子落个户口的来得轻巧呢。

学经济学,基本一点就是要学懂,价格从来不是哪个人”定”的。如果是,那为什么不把学费简单定为零呢。教育体制最根本的问题,是学校向谁负责的问题。学费越低,政府补贴就越多,学校就越是向拨款的教育部负责,而不是向求学的学生负责。这样的造成的浪费,令人痛心疾首。想想我们学的英语吧。

然而,要产生张维迎教授构想的结果,即让政府开绿灯,授权学校随意收取高价学费,而富人也愿意付,学校接着就会自动自觉地把收到的学费,大部分用来资助贫穷学生,而不是自己乱用,要产生这个结果,要保证这个结果会自然而然地产生,并不是只要政府开绿灯就能做到的。想要自动产生这个结果,有且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民间自由办学。

美国的学校,尤其是名校,本科学费都是相当贵的,钱都用来资助研究生。中国到美国读博士的,多得去了,都是穷人,基本是一毛不拔,读一个学位出来得上百万人民币,钱哪里来呢?美国的“富人”。学校是个中介,“有才无财”的研究生搞研究,为学校争名;“有财无才”的本科生资助科研,也把自己的招牌稍微擦亮一点,但读名校本科,真正的获益,是认识一帮富家子弟,长了见识,而不是说他对学问已经作出了什么贡献。背后是什么力量来监督和推动办学者要如此这般地作为呢?是竞争——是学校面向学生、家长和用人企业的竞争,而不是学校面对拨款的教育官员的竞争。

有了这样的竞争,也只有靠这种竞争,全部学费(不仅仅是货币学费)就会才会降低。放开食物市场,反而不见饿死人了;放开教育市场,读不起名校是有的,读不起书是不会的。反过来才会饿死人,反过来才会读不起书,而且搞不清楚为什么,还以为真的缺粮食,教育真的很花钱。

薛兆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