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彩票 > 原创帖文 >


“SARS冲击与中国危机治理”·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薛澜】教授访谈录
“SARS冲击与中国危机治理”·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薛澜】教授访谈录

编者按:非典冲击不仅是一次单纯的疫情冲击,也不仅仅是一次公共卫生事件,而是一次对我国政治、经济、社会生活产生全面影响的综合性危机事件。这次事件暴露出我们的原有的治理结构(包括法律原则、政治运作机制、社会体系方面)在应对突发性事态方面的缺陷和不足。目前这场危机正在退却,但余威和影响仍然要持续相当长时间。如何评估我们的应对机制,如何通过构建新形势下的危机治理体系,以避免危机的扩大化和应对新的危机。
  2003年5月20日14:30,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博士生导师薛澜教授远程做客强国论坛(www.qglt.com),就“SARS冲击与中国危机治理”与网友交流。现将访谈内容整理如下,供大家参考阅读。


薛澜教授简介

研究成果:《危机管理:转型期中国面临的挑战》

文章:盛世彩票《直面危机--SARS险局与中国治理转型》


[强国论坛]:各位网友,今天访谈在清华公共管理学院会议室进行。薛教授已做好准备,2:30开始。欢迎大家预先跟帖提问 [14:20]

[强国论坛]:各位网友,清华大学薛澜教授就“SARS冲击与中国危机治理”话题与网友的交流马上开始。欢迎参与。 [14:29]

[强国论坛]:薛澜教授简历

薛澜(1959-),北京人,1982年1月毕业于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学院。1985年赴美留学,先后获得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技术系统管理硕士学位、公共政策与管理硕士学位、卡耐基梅隆大学工程与公共政策博士学位。1991-1996年任教于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现任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常务副院长,兼21世纪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同时任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兼职教授、乔治华盛顿大学兼职研究员、德克萨斯州立大学奥斯汀分校IC2研究所研究员、国家软科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科学学与科技政策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管理学会常务理事、中国软科学研究会副秘书长、全国公共管理专业硕士学位(MPA)教育指导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政策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欧美同学会理事等。他同时还担任总部设于伦敦的著名国际科技发展信息网站公司SciDev.Net的董事。

主要研究方向为公共政策与管理、科技政策与管理、创新政策及管理等。已在国内外发表论文近100篇,主持或参与编写著作16部。1996年回国后曾先后获得清华大学学术新人奖、清华大学良师益友奖。2001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杰出青年基金。 [14:30]

[薛澜]:各位网友大家好!谢谢大家参加今天强国论坛的讨论。我们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关于危机管理的研究是两年以前开始的,我们这个研究组还有几位成员他们是公共管理学院的副教授彭宗超博士、公共管理学院的研究生张强、钟开斌、朱琴,还有公共管理学院MBA的学生于剑、叶胜舟、潘庆等同学,另外还有很多公共管理学院的教师也对我们的研究给予了各种各样的支持。所以,我们的很多研究是与他们的支持分不开的。另外,我们的研究也得到了公安部、民政部、国务院办公厅、中国行政管理学会、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人民大学、瑞典的CRISMART、香港乐施会等各个方面的支持,在此也对他们表示感谢。 [14:38]

[南方野蛮人]:薛教授:你认为我国真的有危机处理系统存在吗? [14:36]

[薛澜]:中国以前的危机管理系统应该来讲都是比较临时性的,所以我们要说我们政府的办公厅,或者国务院办公厅,他们其实是危机管理体系的一环,实际上是危机发生以后,我们才成立各种具体的指挥部,象抗洪救灾的指挥部、矿难的指挥部等等,这种体系在处理以前我们遇到的危机,应该说也发挥了比较有效的作用,但是这些体系很大的弊病首先就是它是临时性的,所以它的反应速度一般比较慢,在及时协调人力资源等等各方面不能适应大规模的危机。另外,由于它的临时性,所以它很难去积累在处理各种危机时所学到的各种经验和教训,这对于我们建立一套比较持久的、能处理各种各样危机的体系是不利的。 [14:46]

[网友]:薛教授,按你的说法,SARS不是偶发危机,那你认为危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孕育的? [14:38]

[薛澜]:其实不是这样的,实际上也是有深刻的根源的。首先从我们的发展观来看,过去改革开放25年以来,我们发展的主要目标是经济发展,我们比较注重经济发展的速度,GDP的增长,但是我们对于这种经济增长的质量注重不够。所以,在很多的公共领域里我们的投入比较薄弱,在很多的社会问题方面我们关注得不够,例如贫富差距,例如公共卫生体系的薄弱等等。其次,就是我们的政府管理的模式仍然停留在比较传统的管理模式上,例如我们在政府信息披露方面的内外有别原则,实际上是不适合当今的信息化社会和全球化社会的发展。当然,这次SARS危机的直接原则是与我们公共卫生体系的薄弱和政府没有及时向公众披露SARS传播信息相关的。 [14:58]

[军叫工农革命 旗号镰刀斧头]:薛教授,中国如此的公共权力制度之下,妄图建立一切所谓的处理机制都不可行,处理危机还是靠人海战术! [15:00]

[薛澜]:这个问题提得很好,实际上中国传统的危机处理的方式是靠政治动员,这次来讲政治动员的痕迹还是比较重的。政治动员的方式对象98年的洪水这样的危机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有效的,但是在处理象SARS这样的公共卫生危机和我们以后可能会遇到的其他各种各样形式的危机就会有它的局限性。所以,我们提出来处理危机管理更多的要靠体制和机制上的创新,国家要建立危机管理的机制,包括要有相应的法律框架,要有相应的政府机构,同时要动员各种各样的社会网络,要靠这些机制的协调才能真正的去应对未来我们可能面对的各种危机。 [15:09]

[星空畅想]:把SARS这个天大的事管治好了,您能预计一下中国未来的政体发展趋势吗? [15:10]

[薛澜]:这次的SARS其实起因是公共卫生的危机,但是从目前来看,由于我们的政府在危机的初始阶段没有及时的跟公众沟通,实际上也产生了一种信任危机,尤其是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各国媒体的负面报道。因此,也是潜在着有可能转变为政治危机,“4.20”记者招待会及时的向公众报道了有关的情况,而且撤销了有关的官员,这两个举动为中国下一步的政治体制改革提供了思路。一个是在政务公开方面,传统的公共管理的模式是内外有别、内紧外松,在危机的情况下,这次SARS危机充分说明这种模式不能应对在全球化和信息化时代的危机。在今天的形势下,公众有知情权,同时公众也能够在信息不完全的情况下做出理性的判断。在公共卫生危机的情况下,政府必须及时的把信息提供给公众,使得公众能够及时的采取措施,规避风险。另外一方面,是关于问责制,这次政府撤销部长和市长,同时各地方政府也对抗击非典不利的官员及时采取了措施,为中国各级政府实施问责制提供了榜样。 [15:11]

[身无半亩]:作为中国面对的新世纪的第一场现代社会危机,其过程中表现出什么特性? [15:16]

[薛澜]:第一,它的不确定性,作为危机事件,首先它的发展是不确定的,SARS的病因不确定,因此它的传播途径、治疗方式也都是不确定的。第二,它的影响范围不确定,虽然它是从一个公共卫生危机开始的,但实际上它的影响范围远远超过了公共卫生的领域,影响到我们的经济、社会生活等等各个方面。第三,它对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和行为体系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在我们当今的社会里,交流是当代社会的一个特征,但恰恰交流也是SARS传播的主要途径,所以它影响到了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 [15:16]

[新疆王子]:在前期的社会调查中,公众对媒体的信任程度有所下降,如何看待信息多元化格局下的媒体政策? [15:19]

[薛澜]:在现代社会里,媒体的地位可能要重新考虑,尤其在危机形态下,媒体不能仅仅是政府的传声筒,它应当及时的采集各方面的信息,并且及时负责地向公众提供。所以,公众对媒体的信任度是与媒体能否及时的向公众反映现实直接相关的。据零点公司的调查,北京大众获得信息的主要渠道是报纸和电视,但是,手机、网络也已经成为相当一部分大众获取信息的直接渠道(有30%左右)。如果主流媒体,如报纸和电视不能够及时的反映社会现实,那么其他的非主流渠道,如手机或者是传言等等,就会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而且会造成更大的传播,从而引起公盛世彩票开户众恐慌。 [15:19]

[网友]:为什么要采取非典治疗免费政策?如何处理中央和地方财政分担问题? [15:33]

[薛澜]:我们在前一段的研究当中提出来要建立一个非典治疗基金,就是非典治疗免费的政策,这个想法主要是因为非典与一般的疾病不一样,一般的疾病是得病的人得到治疗以后是他个人受益,但是传染病患者得到治疗不仅是自己受益,而且使公众也受益,从经济学上讲,对他的治疗有正向的外部性,如果不能及时的对他治疗,他就成为一个疾病的传染源,对社会造成更大的损害。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要对非典采取就地免费治疗的政策。至于如何处理中央和地方财政分担的问题,可以采取各地方首先记帐,然后根据各地的财力情况从中央的基金里根据各地的需求来分担。 [1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