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彩票 > 原创帖文 >


从“侵权”事件所想到的
从“侵权”事件所想到的
最近,各大媒体都纷纷热衷报道侵权事件,从“馒头血案”到《吉祥三宝》、《洗唰唰》、《我不想说我是鸡》,官司一直打得不断,你方唱罢我登场,被告和原告都因此红得发紫,赚了个钵满盆满。不知道是他们是不是太认真了,其实完全是没必要如此大动肝火大动干戈的事嘛!
在我们老百姓心中,歌曲和电视剧就如孩子,只要是可爱的好听的好看的好玩的,不管是不是剽窃,是不是侵权,都无所谓的。再说其实严格意义上讲,侵权也是说不过去的。比如胡戈制作的“馒头血案”,又没有原原本本复制下来,尔后写上自己的大名,我想他的最早目的也不过是为了博人一笑罢了,陈凯歌何必如此正经如此认真说人家是侵权呢?再说凭什么你认为你的作品很神圣人家都要跟着你说很正经呢?人家凭什么不可以拿来开涮呢?既然你敢拍敢导,人家就可以发表言论就可以评议啊,至于是用什么形式来评判,难道还有一个固定的模式吗?为什么非要正而八经的由几个评论家围坐一旁来评议,就不可以用搞笑的形式来评判呢?
盛世彩票 《吉祥三宝》又传闻是剽窃了法国一首歌的旋律,连歌曲的演唱形式都相同,很多人觉得被忽悠了,纷纷举砖砸,其实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好的歌曲自然是全球性的,为什么不可以借鉴呢?为什么不可以翻唱呢?以前张学友唱的《吻别》不也是翻唱的吗?不少港台歌曲都有很多版本(国语版、英文版、韩语版、闽南语版……),也没听到谁生气地站出来说侵权说剽窃啊!我看有些人纯粹是得了“红眼病”,鸡蛋里挑骨头,没事找事,看不得人家红人家火,难道老百姓喜欢听容易接受不是词作者曲作者的初衷吗?为什么一定要管它是谁“生”的呢?
词作家李海鹰写的《我不想说》被K铃制造改成彩铃《我不想说我是鸡》,因为被改后琅琅上口,滑稽搞笑,所以大家都乐意接受,被广泛下载并流行。李海鹰老师对此好象很生气,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嘛!你的歌曲时隔十年还有人喜欢应该感到兴奋啊!再说K铃好象也谈不上侵权,他们不是改成动漫了么?而且是为了全球性的公益事业禽流感改的,这样听来不是很搞笑很有启迪么?能够在轻松诙谐中让大家都受到教育有什么不好?
《洗唰唰》听说也是花儿乐队剽窃的,可是依然被大家乐意接受,所以我觉得为什么一定要批判他们呢?有人还拿出什么乐谱来说哪里的旋律哪里的过门都一样,好象非要拆穿人家的西洋镜才罢休非要看人家脸红非要看人家下不了台面他们就高兴了就似乎出气了,其实有这样的必要吗?音乐不像文字,就由那么几个简单的音符组成,所以它太容易被人家“剽窃”了,因为那熟悉动听的旋律老会在脑中萦绕,很难创作出自己完全与众不同的东西。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不借鉴别人的作品能闭门造车的?如果要说侵权,我们天天都在侵权,因为我们每天都要说话,每天都要套用别人说出来的话,而且引经据典的都是古人的,难道我们也要向那个最早发明的人赔礼道歉?我们不是经常看到谁的发型漂亮就去东施效颦么?我们不是经常看到谁炒股赚钱就纷纷趋之若骛么?我们天天倡导要多向别人学习,多向别人借鉴,多吸收别人的精华,多吸取人家的经验、教训,难道这样说的只是一句空话,不盛世彩票手机版是体现在具体的行动中?
我觉得,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人,只要能够通过不断学习,把别人的经验教训、音乐精髓、文化精华消化后,再变成自己的东西活学活用,只要不是照抄照搬,完全复制,就无可厚非,就应该表示理解。一首歌曲一部电视剧,只要能够被老百姓喜闻乐见,目的就已经达到,它的价值就得以体现,作家们就应该感到欣慰,而不是老被名誉啊,权利啊一些俗不可耐的事务争得焦头烂额,有时间打官司不如留着多创作几首经典佳作,呵呵!被告和原告们成天喜欢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打官司制造舆论,喜欢炒作得沸沸扬扬,目的何在?还不是想自己也火一把,哈哈!这样一来,彼此的目的都达到了,真正实现了多赢(那些凡夫俗子借用名人效应,也就是站在名人的肩膀上迅速走红,成为热点、焦点式人物,原告和被告吃肉,各大媒体、各个运营商、听众、观众……都从中分得一杯羹)。俗话说:火不捅不旺,屎不搞不臭。本来很多侵权事件大家都不清楚不关注,这样一打官司,反而家喻户晓了,不知道这样的最后结局是不是被告与原告们所期待的?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