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彩票 > 原创帖文 >


哪座城市的人比上海人更精明

你觉得哪座城市呢?有一句俗话已说滥了: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武汉作为湖北的省会,当地人的精明更是可想而知了。所谓的商业气息是较委婉的说法,准确地讲应该是小市民气息[不带贬意]。要想了解中国真正的市井生活,武汉其实比北京、上海更具代表性。武汉人不如北京人幽默,也不像上海人那样时髦,他们很本色地过着精打细算的小日子。北京人和上海人都是做大买卖的(不管是政治的买卖还是经济的买卖),武汉人,只想发挥个人的智慧踏踏实实做点小生意。在这方面,他们的脑子挺好使的。武汉人太聪明了,心里像有杆秤似的,看什么问题都很清楚。甚至把黄鹤楼也注册成商标了。

武汉的黄鹤楼
洪烛

按道理说,武汉该算我的半个故乡,我在那里度过大学时代。我却很少替它写过文章。这似乎不太公平。自己所受的教育,连这最起码的回报都未能做到。我并不是没有感到内心的疚愧。每每提起笔,却又犹豫了:该写点什么呢?

难道大名鼎鼎的武汉真没什么可写的吗?似乎也不该如此。

或许我对自己生活过的武汉有小小的偏见了:这是一座商业气息浓重的城市。有一句俗话已说滥了:天上九头鸟,地下湖北佬。武汉作为湖北的省会,当地人的精明更是可想而知了。所谓的商业气息是较委婉的说法,准确地讲应该是小市民气息[不带贬意]。

要想了解中国真正的市井生活,武汉其实比北京、上海更具代表性。武汉人不如北京人幽默,也不像上海人那样时髦,他们很本色地过着精打细算的小日子。北京人和上海人都是做大买卖的(不管是政治的买卖还是经济的买卖),武汉人,只想发挥个人的智慧踏踏实实做点小生意。在这方面,他们的脑子挺好使的。说起来不好意思:大武汉尽出些小商人,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它从来就不是时代的宠儿。能混成这样就算不错的了。

武汉人把自己的地盘经营得挺热闹,却不敢以贵族自居,也很少远眺。

武汉的大商场肯定不如上海那么多、那么气派。但个体户摊档密布的汉正街,八十年代火爆的时候,一点不比上海的南京路、淮海路逊色。

这么看来,武汉人是重利益而轻文化的了?或者说得偏激点,武汉自古就是一座没什么文化的城市?

我敢下这样的结论吗?因为我忽然想起了黄鹤楼。一座黄鹤楼,就把武汉的面子全挽回来了。

如果分别挑选一首古诗作为各大名城的“市歌”,北京自然有陈子昂的《登古幽州台歌》,杭州有苏东坡的“欲把西湖比西子”… …杜牧更厉害,为扬州写了“二十四桥明月夜”,又为南京写了“夜泊秦淮近酒家”。

有个叫崔颢的,虽然不算第一流的大诗人,却写过盛世彩票开户第一流的好诗:“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而这首诗恰恰是属于武汉的。武汉的黄鹤楼可以面无愧色地屹立于中国诗歌之林了。

崔颢之所以了不起,还在于曾经令李白自叹弗如。李白肯定算第一流的大诗人了,但是登黄鹤楼时读到崔颢之作,也只好罢笔:“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黄鹤楼恐怕是李白游历过而未敢冒然赋诗的惟一的景点。

李白的叹息,无形中在为崔颢做广告了,正如崔颢的题诗,等于给黄鹤楼做广告了,做了一千多年的广告。

对于武汉来说,还有比这更深入人心的广告词吗?

两位诗人的“交锋”,使武汉的黄鹤楼比其他城市的古迹拥有了双倍的光荣。

我在武汉读大学时,常喝的当地名酒就叫“小黄鹤楼”。我从这酒里面也能喝出诗的味道。这是从唐朝时就窖藏了的诗之酒。生活在黄鹤楼脚下的武汉人,是有福的。沾了唐诗的光。

武汉其实还有其他名胜,譬如汉阳有座琴台,是纪念伯牙与子期这一对千古知音的。但都不如黄鹤楼的典故确切。黄鹤楼,毕竟有诗为证,白纸黑字地写着呢。客观地说,李白也称得上是崔颢的知音了。虽然他们在黄鹤楼面前并未琴瑟相和。李白的罢笔,既出于某种对难度的敬畏,但也挺有风度的。一个出类拔萃的大诗人,能心平气和地承认别人的胜利,多不容易啊。李白的那两句咏叹,虽然不算一首完整的诗,但也造就了一段佳话。

只是,诗人的气质,在武汉人性格中似乎并未得到遗传。公众认识的武汉人,有着商人的精明头脑,却没有太明显的艺术细胞。或许,艺术与商业是相矛盾的。做个诗人需要大智若愚,而武汉人太聪明了,心里像有杆秤似的,看什么问题都很清楚。虽然不至于缺斤短两吧,但也承受不了太多的“轻”——他们的心灵似乎天生就很务实。

务实的九头鸟与务虚的黄鹤,也是相矛盾的。它们毕竟不是同一个种类。黄鹤这个古典的盛世彩票意像,承载着一首唐诗、一个神话而消失,就像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人去楼空,我辈瞻仰的不过是神话的遗址。作为理想主义坐骑的黄鹤,业已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白云千载,来去如风。只把一座空洞的楼阁,留给了今天的武汉人。

精明的武汉人,甚至把黄鹤楼也注册成商标了。

武汉人虽然长期生活在黄鹤楼的影子下,却并未失去自己的光采,反而使黄鹤楼本身,成为影子一样的道具。

黄鹤楼历史上几经毁坏修复(据说有一次还缘于火灾),有一段时间甚至荡然无存。那美好的传说并未因之而泯灭,它在空白与充实之间持续着,像藕断丝连的残梦。在旧址上重建的黄鹤楼,纵然金碧辉煌,也不过是其往日的替身。设若流浪的黄鹤迷途知返,可否辨认出两者的区别?

从废墟与灰烬中一次次复活的黄鹤楼确实有几分凤凰的精神。不管怎么说,它已构成武汉的一个文化符号,一个古老的图腾。我们也许无法证明它的存在有多么重要。但只要这么想一想就可以了:假如没有黄鹤楼(包括它的典故),对于武汉的文化来说,将是一笔怎样的损失?

武汉人,还是不要简单地把黄鹤楼当作一件历史的赘物,以为它跟今天的生活已毫无关系。

武汉人,还是应该潇洒一些,飘逸一些,浪漫一些。登高才能望远。更上一层楼吧。

我敢保证:即使再盖一百座豪华的商场,全摞在一起,其价值也抵不上一座黄鹤楼。

因为在全中国,黄鹤楼只有一座。它是属于武汉的。一笔只能用天文数字来计算的文化遗产。

我离开武汉已好多年了。但从来没有觉得:离黄鹤楼很远。对于黄鹤楼,我甚至可能比许多当地人更感到亲切。至少,我还保留着当初的感觉,和当初的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