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彩票 > 原创帖文 >


[转贴]民主的“乱象”与极权的“治象”
民主的“乱象”与极权的“治象”
文章提交者:罗青山 加帖在 原创评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

台湾、泰国“红衫军”的先后闪亮登场,吸引了世人的眼球,引起了人们对台式、泰式民主的质疑,原因是其“乱象”环生。与此同时,作为其对比的参照物的极权的“治象”,也引起了人们的热议。民主与“乱象”之间,极权与“治象”之间,是否有着必然的联系?我们不妨仔细审视。

毋庸讳言,民主是有一些“乱象”。就拿台湾民主来说。2006年,施明德领导的百万“红衫军”反贪腐倒扁运动,声势浩大,史无前例。“红衫军”上街游行示威,高呼倒扁口号,到凯达格兰大道周边、公园、车站静坐。他们还发动“天下围城”行动,几十万“红衫军”在“总统府”周围绕行,把陈水扁办公区域围了个水泄不通,宛如红色的海洋。台湾“立法院”会议,“立委”质询当政官员,就像审判罪犯一样,声色俱厉,义正词严;而官员则低眉俯眼,低声下气,战战兢兢,诚惶诚恐,那神情不像个受审的罪犯,也像个饱受欺凌的小媳妇。有一次,“立委”李敖先生会前便准备好了“子弹”——一大袋臭鞋,在行使质询权利时,对当政官员骂一句便丢一只臭鞋,弄得官员左躲右闪,狼狈不堪。会上经常出现蓝绿对决、剑拔弩张的局面:先是争吵,继而谩骂,最后上演全武行——蓝绿阵营人员一拥而上,挥拳踢脚,扭成一团,不少人被打得鼻青脸肿。台湾大选也像上演一场大戏,很有看头。蓝绿双方不是展开平等竞争,而是互揭老底,互揭烂疮疤,进行人身攻击、人格侮辱。在相持不下的阶段或决定胜负的节骨眼上,一方甚至不惜采用“奥步”。所谓“奥步”,即不按常规出牌,以此混淆视听,把水搞浑,乘机从乱中取胜,一举把对手打倒。2004年台湾大选的关键时刻出现的“枪击事件”,使选情急转直下,陈水扁借此一举夺得了“大位”。2008年大选期间,国民党吸取教训,为防止重蹈覆辙,采取了先发制人的办法,把民进党可能使用的“奥步”一一罗列出来,公之于众,收到了奇效。泰国的民主,似乎比台湾还乱。两个对立的党派,你方唱罢我登场。一年多的时间,换了三任总理。拥他信的人民力量党的沙玛执政6个月、颂猜执政3个月,都相继被“黄衫军”赶下了台;反他信的人民民主联盟的阿披实当上总理不到三个月,“红衫军”也以牙还牙,发动反政府大游行,包围总理府,冲击东盟峰会,使之开不成。话再说远一点。欧洲国家的人民,游行、罢工乃家常便饭,据说法国工人阶级一年四季除了工作、旅游之外,把整整一季的时间“安排”给了罢工。真是匪夷所思。

而一些极权国家,却不乏“治象”。在极权统治下,人是“治”的。领袖的思想就是自己的思想;领袖的话就是“最高指示”,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一句顶一万句”,因而也就是自己言行的指南,“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每个人都是驯服工具、万能螺丝钉,“一切行动听指挥”,“叫干啥就干啥”,放到哪里就在哪里“发光发热”;衣食住行娶妻生子都得请示汇报,都要有计划按比例安排。社会秩序是“治”的。街上没有游行队伍;广场没有集会,有的都是政府组织的;工厂企业没有罢工;衙门前没有静坐、上访的群众;法庭上没人喊冤(张志新喊冤气管就被割断);市场上没有叫卖声,自由市场早已被当作资本主义尾巴割掉;商店门前没有抢购潮,大家都凭票证购买商品。政局是稳定的。政权交接或采用世袭制,父传子,子传孙;如果没有直系子孙,就传位给旁系的兄弟,永葆江山同一姓,千秋万代不变色;或采用“钦定制”,最高领导人在咽气之前就选好了接班人,立下遗嘱,谁也不得篡改变更。决策实行“一言堂”,凡事“一哥”说了算,副职一概作陪衬,因而排除了干扰和纷争,使长官意志能一竿子插到底。凡决定重大事务的会议,总是“团结的、胜利的、继往开来的”;会场庄严肃穆,与会者正襟危坐,全神贯注,既没有质盛世彩票手机版询,也没有辩论,更没有叫骂、厮打,有的只是充分的肯定和赞扬。因此,所有的决议和选举都获得“一致通过”,引起了“长时间的、热烈的、雷鸣般的掌声”。 中华人民共和国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在八届十二中全会上蒙冤遭废黜,与会的300多个中央委员一致举手通过,只有一位叫陈少敏的女委员弃权。罗马尼亚前总统齐奥赛斯库在他生前最后一次主持的罗共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全票当选为党中央总书记。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连选连任,每次都获得百分之百的选票。如此局面,确实称得上“大治之象”了。

然而,只要你细究一下,就会发现,上述的“乱”和“治”,其实都是暂时的、表面的现象。恕我大胆说一句,所谓“民主的乱象”,其实是人民的民主权利得到较充分的体现的一种反映。人民的民主权利得到充分的体现——诉求得到表达、权益得到维护,就为社会的稳定奠定了基石。小乱不仅不可怕,它反而是社会情绪的一种小规模的释放形式。社会情绪持续不断的小规模的宣泄和释放,就有可能避免社会情绪的总积聚、总爆发,避免引起剧烈的社会动荡。正如地震一样,小震不断地释放能量,就不可能有大的、毁灭性的地震的出现。以台式民主为例。百万“红衫军”的倒扁行动,并没有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人们照样上班下班照样买菜做饭照样下棋打牌唱“卡拉ok”。它的直接后果,是唤醒了人们的反贪腐意识,最终导致陈水扁巨贪败露,锒铛入狱,沦为阶下囚。“立法会”上的质询、争吵,客观上起到了对执政者的监督和约束作用,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纳税人的钱不会“打水漂”,总比鸦雀无声、“一致拥护”要好上百倍、千倍。至于偶尔出现的动粗口、动手、掷臭鞋,当然是不文明之举,但也只是 一个小插曲,放开肚量看,也无伤大雅。台湾自开放党禁、报禁,实行民主政治以来,社会一直非常稳定,没有出现过大的动荡、大的折腾,这正是民主之功,是问题的实质所在。即便是为人所诟病的泰式民主,我想也不例外。它的乱同样是暂时的、表面的,是初级阶段的民主迈向成熟有序的民主的一个过程。目前泰国的乱,不是民主之过,恰恰盛世彩票开户相反,它是民主尚未发育成熟的一种表现,或者说是民主的大倒退。试想,军队干政、国王干政,坦克、装甲车开上大街,这究竟是哪门子民主?话说回来,既然民主在泰国已有70多年的历史,它的理念已深入人心,总有一天会走向成熟有序。至于欧式民主之“乱”,是民主的一种表现方式和常态。人家活得好好的,我们完全没有必要自作多情,怀杞人之忧。

而极权的“治象”也不是真正的“治”,而是高压统治下的一种扭曲的现象——社会板结,思想僵化,万马齐喑,一片死寂。它恰似一条深不可测的大河,表面看似平静,底下却暗流汹涌,杀机四伏;它又像一座尚未爆发的火山,表面看似沉寂,其实地壳内部热能正在积聚,岩浆翻腾奔涌,随时可能撕开突破口。中国文革时期的“治象”的背后,是“天下大乱”(这可是伟人说的),非正常死亡人数成千上万(具体数字众说纷纭,还没有一个准确的统计),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齐奥赛斯库苦心经营了二十多年的“王国大厦”的轰然倒塌,他与妻子一块被处决;萨达姆被送上绞刑架后伊拉克人民的额手相庆,都是蓄积多年的火山的总爆发。正是: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

民主是个好东西,是社会长治久安的根本保障,但它并非完美无缺;极权是个坏东西,但它也可以被包装得富丽堂皇。有瑕疵的美玉毕竟是美玉,被打磨抛光过的石头依然是石头。——这样看问题,就不会被浮云遮望眼,就能拨开云雾,看见丽日蓝天。

(写于2009年4月18日)
我的博客:http://blog.cat898.com/boke.asp?gdlqs.index.html